作家專欄吳東龍的東京大人味觀察

以設計為核心,學習、觀察、書寫、出版與從事設計工作。 2006年起於華文地區出版《設計東京》系列,現為作家、書籍編輯、視覺設計師與專業講師,亦從事展覽、書系與講堂規劃等工作,更參與廣播「建築美樂地/遇見設計」單元錄製,於台 · 港 · 中參與講座及主持活動逾百場。文字、設計作品見於兩岸三地媒體與出版。近期出版《100?東京大人味發見》。

任性大叔的40年編輯物語《圈外編輯》(下)

發表時間:2020-08-15 點閱:1013

透過《TOKYO STYLE》都築響一想消除東京的公寓居民心中矮人一截的感受,於是,他又開始了另一個《ROADSIDE JAPAN 珍奇日本紀行》的攝影集企劃,去採集日本鄉下地方有些大青蛙雕像、大金佛或秘寶館等特殊的地方,透過這樣的出版讓那些認為「不去東京是行不通的」的年輕人改變他們對腳下土地的看法。

 

 

接著還有了《珍奇世界紀行》、甚至足跡踏上了美國尋找珍奇景點。期間他發現到有些鄉間經典電台仍然播放著30年前PINK FLOYD(1965年成立的英國搖滾樂團)的歌曲,雖然已不算時髦,但比起「年輕時說非聽搖滾不可,不久後說大人就該聽爵士,最後在高級卡拉OK跟大姐姐雙人對唱」的人生贏家,對於到死都要聽PINK FLOYD就無比滿足的人生輸家來說,在他眼中顯得高尚許多。也因為這些經驗,都築響一發現了城鄉之間有種「瞧不起」的風氣,且在各國各地都常發生得沒完沒了(就像天龍國跟...),也在此反而凸顯了大叔無偏見與實地求是的客觀角度,一切都歸於自己的喜好與好奇。

 

 

後來他關注到「死刑犯寫的俳句」,也關注當時猶如地下音樂的嘻哈,撰寫專欄並出版《夜露苦死現代詩》,將嘻哈中的歌詞視為詩般的創作,接著又開始專攻日本饒舌歌手,進出那些塞滿年輕粉絲的live house,以那裡罕見的大叔之姿在演唱現場拼命拍照與採訪,填補主流媒體隻字不提的日本音樂文化。他更體悟到因為「專家的怠慢」不事出版,讓自己永遠無論在室內設計圈、藝術圈、音樂圈或文學圈,都是個事倍功半的圈外人,過著走鋼索般,抵達不了對岸的「版稅生活」。

之後的都築響一在2012年開始經營網路自媒體,發行每月四次的「付費電郵雜誌」《ROADSIDERS’ weekly》,每回包括兩百張以上的照片與一萬字的文章,涵蓋內容也相當廣泛,甚至大膽和無名創作者合作,彌補許多實體雜誌逐漸喪失的有趣企劃與大膽創意,也因電郵雜誌無論在文字與照片都沒有實體雜誌印刷版面上的限制,更能將一件事物完整且立體地報導。至於防複製的問題,他反倒認為,因為是報導而非作品,更希望資訊擴散,且數位時代的「防護」在本質上是種違反潮流的技術。(所以相當堅持版權與肖像的日本藝人、流行音樂等就逐漸在影音平台上消失,也在年輕族群的文化創意裡式微了吧!)

 

 

對於數位時代的網路行銷大叔也很有意見,他認為以點擊數或按讚數認定網站的成敗,就像電視圈只能用收視率來判斷般一點也不準確。

 

 

由於技術進步代表著無論是攝影、編輯軟體或是文字等學習技術的時間縮短、創作表現的門檻拉低,反倒是感性與行動力成為關鍵,還直指「只靠經驗值活到今天的資深專家將會越來越難熬」,雖然站到起跑點上比從前容易,但要做出別人做不到的東西永遠都是困難重重。工作四十年的大叔說,終究「專家還是非得做業餘人是做不到的事」,能做的不是「業餘人士做不到的事」而是「業餘人士交不出的量」,用他選擇以大篇幅的電郵雜誌內容量來解讀或許妥貼。

「到底我們現在站在什麼樣的潮流或時期呢?」大叔以時尚來做比喻,假設有人看到無論如何都想買的外套,都會去想如何和其他服飾單品搭配,將各種時代感和各種等級的衣服搭按照自己的方式搭配起來,而不會像時尚雜誌永遠只會出現同一品牌的穿搭,那才是當今時尚的基本感覺吧!

 

 

大叔用「無潮流時代」來定義現代,正是因為網路的關係,我們已不再需要媒體告知潮流,媒體以特權收集資訊、傳播「流行」的時代已經結束。以工作趣味的角度來看,或許我們現今正面臨大叔所謂「最刺激的時期」!也就是我們都將是自己生活的編輯者,用獨特的眼光去追求自己真實感興趣的事物,編輯自己的生活,也可能用編輯來改變這個時代。